提示:擔心找不到本站?在百度搜索 奇書網 |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

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

少婦白潔 少年阿賓 都市艷婦

3 2 章 遙點江山

      “手中之物,是什么?”云上似在自言自語,又似在問天問地,也似在問五女。

    “一粒黃豆唄!這都不知道!呵呵!出去后別說我認識你!”回答得最快的,當然是似沒長大的云霞。

    而溫、張、藍、周四女,則一陣愣呆,她們可不像云霞那么幼癡。都各自的一陣思悟,又看了看云上。只見他手中再無一物,卻像握有一大球。那球,有多大,不知;那掌,有多大量,也不知。而另一手,正指點大地,印證天地陰陽。

    四女皆心若所得,齊齊相視而笑。周紅,也視透云層,笑覽天陽無限生機。藍紗,則指天法地,地球的幻影罩身自轉,看起來美麗夢藍。張丹,則夢化太虛,無數黃豆大的星球,作無極狀,繞身漫繞。溫碧雪,則融入在了這茫茫雪海里。似雪,非雪,非非雪。

    此時的四女,好像與云上拉近了距離,卻又遠在萬里。她們,看著云霞,覺得她好無知;都在感嘆,以前的自己,或許也是這樣吧!雖是神的妹妹,卻也忍不住的一陣鄙視。這是上位者對凡人的自然行為。并非她們故意異別。沒有那一個上位者,會對下位者恭敬。

    有些至理,不管在那一個層次,都是真。沒有實力,不但自身沒有自信而言,別人也沒有敬畏你的理由。別人即使對你和氣,那也只是人家的寬仁。但心目,中高人一等的潛意識,卻不是他自己能夠控制得了的。

    修為越高,控制的能力就越好,可是時不時的,還是會露出一些微末的鄙視信息。也有一種情況,他對你一點都不鄙視,因為他只當你是會移動的樹。更不會對你產生愛情,試問人會對螞蟻產生愛情嗎?即使有,也只是依高靜底的憐惜。

    知道的越多,就越發覺自己越是無知。四女隨著境界的增高。漸發現,云上離她們好遠好遠。才驚心的發現,原來云霞在云上眼中,也不是原來那么重要。云上雖沒有說,以前四女也沒有發現。可如今,身臨上位境界,能察物于微,能觀欲于妙。云上那隱藏在,似大愛下的無情,又怎能瞞得過她們銳利的心眼。才驚心永恒者的執著。

    才發現,以前云上對云霞的膩愛,叫做隨遇隨安。他像靜默的山石,在靜觀云霞的無知;當點撥無意義時,就任她胡鬧。管她混混噩噩,不明自我;管她被情欲元毒將靈魂收割。他在等待,等待云霞給他結果。等云霞或能及時登臨上位,或等她慢慢變老而亡禍。

    她們相信,到那時,不管云霞是存在,還是歸于無極。都是云上升華之日。永恒的追求者,就像按時出發的公車,時間一到,就不會管是否還有人將要來。沒有趕上的,就只有等下一班。可人的生命是有限的,沒有機會等也等不到。而如今,她們是多么幸運。

    從而淚無心涌,也對她們的神,滿眼夢幻幽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云上哥哥,教訓教訓小島份子,好不好!”云霞天真的向云上撒著嬌。四女則體悟著自己的美妙。

    云上不語,只看向窗外。就只見漫天雪花,紛紛繞繞,漫漫悠悠,飄進屋中。不沾四壁,不惹纖塵。云上隨手拈過一片,放大如碗,成六角六芒,晶瑩碧透,浮空旋轉,甚是好看。

    云霞見了,也抓過一片雪花,仔細一看,果然是六個角。也見機性起,抓了片片雪花,放大如碗,滿屋子亂轉。也在屋中笑呵呵的,東指點,西指點。

    云上特喜‘無限北斗滿天星辰道衣’,常常穿在身上。只見他道袖一揮,心念遙達,調動釣島上空的衛星,將實況轉播到幾人眼前。再一揮袖,碗大的雪片,嗖的一聲,飛向窗外,越飛越遠,越遠越大。躍千山萬水而去。

    至小島上空時,已長到百米大小。在虛空急轉如飛輪。一路劃過,小島鳥人,血肉四濺,戰艦橫飛。讓小島鳥人,血祭了遇難的愛國人。且還向小島方向急行,一路摧枯拉朽,不管是人,還是屋,都盡數化為粉末。

    搞得小島人,哀嚎四起,全國告急。誰知道那片六芒雪片還會斬多少人,還會毀多少屋!更氣人的是,那六芒雪片好似長了賊眼,專毀值錢的高科技。當它被從四面八方趕來的數名天忍合力圍攻時,還一顫一抖,身分六方,刺穿六個方向上的十數人。才完成了使命,回天地,歸無極。

    一幕幕都實況轉播到了,云上與五女眼前。

    “碧雪姐姐,他們是不是很可憐啊!他們只殺了我們幾個人,我們就殺了他們好多人,還摧毀了他們的好多大樓!我們是不是太殘忍了啊!”云霞這丫頭,竟一陣莫名其妙的憐惜。真是喊打的是她,喊怨的也是她。

    “不管是人,還是其他存在,都要量力而行。不能惹的,就不要去惹。生命是多么的脆弱!如果自己都不珍惜,又怎能怪得了別人。”張丹躺在沙發上幽幽的冷酷。

    “即使生命不能永恒,卻也有自己的精彩,就像這窗外的白雪,飄飄蕩蕩,迷迷茫茫,其生命雖短,可誰不驚嘆它們的美麗。雪融于火,化氣歸源,人若死,也歸天地。哎!”周紅站在窗邊遙撫滿天飛雪,不由聲聲長嘆。似在感嘆生命的精彩,也似在感嘆生命的短暫。

    “身為永恒者,是不是離我們的源太遠太遠……”云上也沏了杯茶,在另一窗邊閉著眼,任茶香四散。在他的肩旁,還有從窗外伸進來的數支梅花。

    由于幾人都寒暑不侵,門窗幾乎四季大開。種于藍天碧海閣的風景,也不甘寂寞的,進屋窺探。幾人都熱愛自然,也任它們在屋中糊來。只有云霞,調皮的用真元力,令它們在屋中變著花樣的長。

    “哎呀呀!怎么一個個都像古董似的!走!到外面打雪仗,堆雪人兒去!”云霞見四女一男,在那里說三道四。干脆拉著他們去玩雪。

    五人雖臨上位境界,但隨遇隨安,也跟著云霞在希希落落的高樓間,打起了雪仗。要是還呆在屋中,肯定失了這件美差。遠處的雪毯上,已有好些人在追逐著。有大人,有小孩,甚至有老人。

    都在品嘗這難得一見的天賜雪花圣境。 ( 少婦白潔 http://www.fxsyrd.live/1/1711/ 移動版閱讀m.qishu777.com )
(快捷鍵:←) [上一章] [本書目錄] [下一章] (快捷鍵:→) 返回奇書網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