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擔心找不到本站?在百度搜索 奇書網 |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

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

少婦白潔 少年阿賓 都市艷婦

11.緊緊緊糾纏

      [第9章第九卷大結局篇]

    第551節緊緊糾纏

    女秘書委身省委領導:上位

    情節試讀——

    這是余河大酒店最豪華的總統套間,省委副書記李成鑫今晚就入住在這里。lai.[lai.]

    房間里亮著橘黃色的柔和的燈光,空氣中彌漫著法國香水味兒,暖暖的,沁人心脾……

    那張豪華而又柔軟的大床上,嬌小清純的她正躺在上面,潔白的床單上,她那裸露在浴袍外的如玉般的肌膚,在燈光的照射下,充滿了誘惑力……聽著浴室里嘩啦啦的流水聲,她閉上了眼睛……她知道,不一會兒,那個高大威猛的男人就會進來,對她采取進一步的行動……

    她,今晚是作為縣委書記送給省委副書記的禮物來到這里的,她,是縣委書記的秘書——梁曉素。

    浴室里的水聲終于停止了。

    她閉著眼睛,房間里靜得出奇,她幾乎能聽到自己的心在砰砰直跳的聲音。但是,她依然能感覺到,那個人正在朝著她走來……

    果然,她感覺到了身邊有動靜,柔軟的床被壓了下去,那個高大的身子慢慢靠近了她的身體。

    “丫頭……”他那有力的手臂攬過她嬌小的身子,“來,讓我好好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這句“丫頭”叫得她心里頓時軟軟的。

    在家里,父親就是這么稱呼她的。小丫頭,小丫頭……那么親切,那么熟悉……

    她隨著他的動作,緩緩轉身,然后聞到了他身上特有的男人味兒,還有沐浴后的芳香。

    她不敢睜開眼睛看他,不敢……她心里有種本能的抗拒,她不了解這個男人,更談不上一點兒的感情,甚至是那么的陌生,怎么就如此躺在了他的床上?!

    此刻,她僅僅裹著那件浴袍,一根腰帶束著,她很清楚,只要輕輕一拉,她的身體就會在他眼前暴.露無.遺……

    “丫頭……”他捧著她的臉疼愛地喊著,“睜開眼睛,讓我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她閉著眼睛,緊緊地閉著眼睛,卻感覺到他的雙手捧著自己的臉頰,然后一股濃重的呼吸靠近了她的嘴唇……接著就是那熱熱的吻,整個包裹了她的唇……

    她的身子不自主地顫抖了一下,那么嬌弱地顫抖了一下,甚至有些瑟瑟發抖……

    “別怕……別怕……”他抱著她說,“如果你不愿意,我不會傷害你的,我的小丫頭……”

    她嬌弱的身子蜷縮在他的懷里……她甚至動都不敢動,就那么僵直著身體……

    他感覺到了她的害怕。

    他伸出手,在她的后背上輕輕地摩挲著,反復地摩挲著……他的手從她的脖頸處接觸到了她的肌膚,那么滑膩,就像嬰兒般嬌嫩;她的身子是那么嬌小,似乎他一個手掌心就能把她包裹起來;她的年紀是那么稚嫩,就像是他的小女兒似的,那么惹人憐愛……

    上次看到她的時候,他就從心里喜歡上這個小姑娘了!

    清純,可愛!笑顏如花,尤其是她那雙會說話的眼睛,笑起來彎彎的,亮晶晶的,清純得讓人震撼!很是攝人魂魄!

    看到她,他就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自己年輕的時候,他還是知青的時候,在農村插隊,也有這么一位漂亮的清純的女孩,曾經那么打動過他的心……

    他的手停留在她柔順的長發上,如綢緞般細膩的黑發,滑滑的鋪滿他的手掌,癢癢的觸電般的感覺倏然傳遍他的周身,身體下面的武器突地就膨脹起來了……

    可是,此刻他卻感覺到了她的身子在顫抖,微微地顫抖著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他抱著她的雙肩,疼愛地問道。

    沒有回答。

    捧起她的臉,早已是淚眼婆娑。

    “丫頭,別怕,我說過,你要是不愿意,我不會傷害你的……”他抱著她說,“睡吧,就這樣在我懷里睡,好嗎?”

    說著,他把自己那已經膨脹得很厲害的武器稍稍向后撤了撤,盡量不碰到她的身體。

    她停止了啜泣,不相信地看著他。

    真的嗎?他會放過她?會放過即將到手的獵物?

    她感覺自己就是那只可憐的小兔,已經被獵人裝進了袋子,要殺要剮,只能聽由發落……

    可是,她剛才卻聽到他說“你不愿意,我不會傷害你的……”這是真的嗎?

    她瑟瑟地抬起頭,淚眼朦朧地看了看和自己貼得這么近的男人。

    他們這樣貼在一起,身體緊密地貼著她碰到了他堅硬的武.器,雖然隔著浴袍,但是她能感覺到他的渴望……

    可是,他并沒有采取進一步的行動,而是就這么和她貼著,緊緊地擁抱著,他真的能就此罷手嗎?

    他的眼睛也正好看著她。

    她發現,那里面有笑意,微微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告訴我,你是不是害怕?”他撫摸著她的臉說。

    她點點頭,淚水再次流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怕我吃了你?”他問道。

    她點點頭,又搖搖頭。

    “呵呵,小傻瓜!”他笑了,笑得那么開心,“今晚我就是要吃你的……不過,我現在改變了主意,你要是不愿意,我不會吃你的……但是,你得躺在我的懷里睡到天亮,怎么樣?”

    她露出了懼怕的神情,不過,她很快又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他能做到懷抱著她而不亂心?抱著睡到天亮,可能嗎?她還是有些擔心。

    但是,她很怕她要是不答應,會得罪了這位爺,得罪了她,可不是鬧著玩的。這一點,她心里也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好,這才是乖孩子……”他抱著她,下頜抵著她的秀發,聞著她發際上的香味兒,他滿足地笑了。

    他再次把她緊緊地摟在了懷里。

    她能感覺到他的心跳,甚至是他有些急促的呼吸。

    他就那么摟著她,很老實地摟著她,并沒有進一步的行動。

    第一次這么被男人摟著,而且是如此**著躺在一張床上,她心里的感覺是無法說得清楚的。

    她害怕,害怕這樣被一個不熟悉的男人占有,更害怕得最這位大爺。

    她知道她今晚為什么會走進這個房間,她別無選擇……本來,她已經做好了準備,既然被人當做禮物送進來,那還有什么選擇的余地?但是,她沒有想到,他還會這么憐惜她……

    此刻,她的心里對他有了那么一絲的好感。

    這個外表看上去霸道的男人,原來內心是那么溫柔。

    她一直蜷縮著的手,伸了出來,搭在了他結實的胸膛上……

    他笑著看了她一眼,然后把她的小手捏在了他寬大而又厚實的掌心里……

    她枕著他的手臂,聽著他有節奏的呼吸,感覺到他似乎慢慢進入了夢鄉……

    可是,她卻無論如何都無法入睡。

    身邊躺著一個陌生的男人,她要怎么才能睡得著?

    他閉著眼睛,果然漸漸打起了鼾聲。

    而她,卻是一直睜著眼睛,看著他……

    她從來沒有這么仔細地看過他。

    是的,從來沒有。

    平時,她都是在電視新聞里看到他。

    他是那個高大霸.道的,擁有很高權.力的大人物。在她的世界里,她從來沒有想過,有朝一日,她會這樣幾乎是赤.裸著和他躺在一起!

    她和他是兩個世界的人,完全沒有交匯的可能!可是,今晚,她卻像被人拋出去的流星一樣,墜落在火星上!和他這個遠在天邊的星球交匯在了一張床上!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他翻動了一體,側過身來,一只腳沉重地壓在了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啊……她內心不自覺地叫喊道,但是卻沒有出聲。

    因為她怕吵醒了他。

    他的呼吸吹到她臉上,那么均勻,有點癢癢的。

    她本能地想把臉移開,他卻伸出手來,再次把她緊緊地摟在了懷里……

    哦,別……她害怕地蜷縮著身子,但是,卻只能在他的懷里拱著,因為他長長的手臂把她完全地包裹著,她整個身子都在他寬大的懷抱里……

    他的呼吸還是那么直直地吹到她的臉上,吹得她的臉癢得厲害……她從他的懷里抽出手來,在自己的臉上摸了摸……

    誰知這一抬手,她的手臂不小心觸到了他的身體,他睜開了眼睛,看著她……

    她一下子臉紅了!沒想到自己無意中弄到了他的要害部位,而且,而且那個地方被她一碰,又已經是堅挺無比……

    他的唇緩緩地向她靠近,那火熱的呼吸,再次讓她感到害怕……

    “親親,就親親你,好吧?”他邊說邊靠近她的唇,“別害怕……”

    她閉上眼睛,準備迎接著他的啃.噬……

    可是,她等了半天,卻沒感覺到他的唇落下……睜開眼睛,他正在看著她,眼睛里滿是柔情……

    “丫頭,你知道你有多可愛嗎?尤其是你笑的時候,笑一個吧,讓我看看你的笑……”他看著她說。

    他是那么喜歡看她笑,笑得像一朵盛開的花兒一樣燦爛!年輕,真好啊!他在心里感嘆道!年輕,就是資本,年輕,就是希望!他喜歡她年輕的身體,他愛她年輕的身體……

    今晚,他本可以霸王硬上弓,強行地占有她,完全地獲得她……憑他的體力,在這張床上,在這個房間里,她是絲毫無法抵抗的!但是,他不想,他不想這么嬌嫩美麗的一朵花兒,殘敗在他的槍下!不,那樣會失去最美好東西……他更愿意看到她自然的舒展,綻放,心甘情愿地為他盛開!

    但是,他知道,沒那么容易!就算如此,他也愿意等,愿意等到她自然舒展的時候……

    她勉強擠出一絲笑容,卻是瞬間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比哭還難看……”他捏著她的臉說,“我有那么害怕嗎?”

    她搖搖頭,臉上的表情卻是怕怕的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他嘆氣一聲,拍了拍她的臉,說,“睡吧……”然后轉過身,背著她。

    她的心里立馬害怕了!

    她感覺到他不高興了!真的不高興了!

    她不敢惹他不高興!真的不敢!

    雖然她害怕被他占有,可是,要是惹他不高興,這個后果就太嚴重了!她這個小小的縣委書記的秘書,怕是從此再也沒有活路了!

    就算是她自己無所謂,當不當官,有沒有前途,但是,她背后的那個人呢?把她推出來的縣委書記杜秀青呢?也不在乎嗎?她的這一步,不僅僅關系到她個人的未來,她很清楚,她和杜秀青的利益是捆綁在一起的!

    今晚,她就是作為禮物被送到這里的!她有選擇的余地嗎?沒有!

    看著他厚實的脊背,她還是忍不住伸出手去,然后緩緩地撫摸了一下他的脊背。

    她嬌嫩的手觸摸到他的肌膚,讓他一下子變得興奮起來!

    他轉過身,驚喜地看著她。

    她的手慢慢地撫摸上了他的胸膛,但是,她卻不敢去看他的眼睛,不敢……

    其實,他并不讓人討厭。她心里想。

    他的身體是那么健碩,結實,一看就知道是經常鍛煉的人。不像一些電視上看到的官員那樣,擁有一身的贅肉,肚子那么突出,頭部還謝頂,看著都讓人惡心!

    他是個健康結實的男人,他還擁有高大的身材,剛毅的臉龐,滿頭的黑發……他算得上是個帥氣的老男人!是的,老男人!她在心里說道,從年齡上來說,她比她的父親小不了幾歲……

    “丫頭……”他再次摟著她的身體,疼愛地看著她。

    她沒有說話,而是把身體往他的懷里拱了拱,主動鉆進了他的臂彎里。

    他很高興,他感覺到她心里不再對他有抗拒了,會主動投懷了!

    “我的丫頭……”他在她的耳邊柔聲喊道。lai.

    然后輕輕咬住了她的耳朵。

    她感覺到癢,癢到她的心都在顫抖了!

    他的舌在她的耳蝸里來回地攪動,不停地攪動,攪動得她身體都有些顫抖……

    “別……啊,不……”她情不自禁地喊道,身體在他懷里顫抖。[lai.]

    他卻更加瘋狂地吻著她的耳朵,從開始的攪動變成了吮.吸,用力地吮.吸……她的身體顫動得更厲害了!

    好一陣吮.吸之后,他的唇移到了她的唇上,毫不猶豫地含住了她的嘴……

    她閉上了眼睛,已經無力抗拒了……她承認,她內心最原始的渴望也被他撩.撥了起來……

    她閉著眼睛,依舊不敢看他。

    他的舌在她的唇上游曳著,吮.吸著,瘋狂地要打開她的唇,探入她的口中……她始終閉著嘴,控制自己沒有迎合他的吻……但是,但是,內心那根最敏感的弦啊,卻被他撩.撥得一陣陣發顫,她的手不自覺地緊緊地抓住了他的手臂……

    “我的丫頭,小傻瓜……”他呢.喃著,柔軟的舌依舊在探尋著,努力想突破她那柔軟的防線……

    他的手探入她的浴袍,撫摸上了她的身體。

    她那纖細的腰肢,似乎他一個掌心就能全部涵蓋,多么靈巧的身體……他心里驚呼道,更加愛不釋手了!從她的腰部,他慢慢滑向了她那兩處隆起的玉.峰……少女特有的堅.挺,柔.韌,此刻就被他結實地握在掌心里……哦,那兩處柔韌的蓓.蕾,是那么紅潤,那么挺拔地立著……他再也無法控制,低著頭要去把它們含在嘴里……

    “哦,別……”她本能地用雙手去護著。

    從來沒有人如此侵襲過她的身體!雖然她已經畢業幾年,雖然她也曾經有過初戀,但是,這個禁地,從來沒有人進入過……

    “丫頭……”他輕輕地喊道,看著她,吻著她的唇,“別怕……我會好好愛你,疼你,保護你,給你想要的一切……讓你成為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,最幸福的女人……愿意嗎?”

    她的身體在顫抖,她不敢回答!

    她不敢說她不愿意!她不能說,更不敢說!

    她同樣不敢說她愿意……她愿意嗎?不……不愿意……

    他是個強勢的強權男人,他擁有至高的權力,他的女人多得數不清,何在乎多她一個?今晚她是他的寶貝,過后或許就再也不是了!甚至是陌路,他再也不會記起她,想起她了!又何談愛她,疼她,保護她,讓她成為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呢?

    不,這一切都是騙鬼的話!

    他不說這些還好,一說她的心就碎了!是的,她就是一件禮物,作為一件禮物,她有什么權力選擇愿意和不愿意?她只有無條件完成一件禮物該完成的使命就行了!

    她的眼角流下了淚滴……無奈,無助,傷心……各種滋味涌上心頭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了,丫頭?”他看著她的淚,心痛了。

    她無語,身體卻在瑟瑟發抖。

    “小傻瓜,你要是不愿意,我不會勉強你,不會的,你可以走……走吧,穿上衣服,現在就走……”他看著她說,目光是那么堅定。

    她愕然了!她害怕了!

    走,不!她不能走!今晚走出這個房間,明天會是什么樣的局面?她不敢想象,也無法想象?!

    她流著淚,搖了搖頭……

    “來吧……”她說,目光里是那種無助和淡然,甚至是那種凌然,就像女英雄要就義似的。

    他心痛了。真正的心痛了!

    他知道她在臣服于他!她是無條件在臣服于他!她懾于他的權力,懾于他的背景,也懾于她自己的渺小,無力抗爭,所以選擇了服從……但是,她是不愿意的,她是不甘心地接受他的!

    “你走吧……”他很堅決地說道,他不要這樣的勉強。

    多少女人等著給他投懷送抱!多少女人想方設法要取悅他!多少女人在期盼著得到他的一點點喜歡!哪怕不是愛,哪怕沒有情,她們都是那么心甘情愿地要給他!像他這樣的男人,要什么樣的女人沒有?哪個不是歡天喜地地來到他的身邊?

    可是,眼前這個小可憐呢?害怕得像他要吃她似的,那副可憐楚楚的樣子,倒也惹人憐愛!但他最不能接受的就是,她那么的勉強,不,應該是那么的不甘心,不愿意,像他要*她似的!他何苦這樣去霸占一個女人?!那真是一個畜生了!不,他從來不干這樣的事情!

    “你走吧……”他再次堅決地說道。

    她無比驚愕地看著他!淚水再次奪眶而出。

    他生氣了!她看出來了,他真的生氣了!哦,不,不能惹他生氣!他是大爺,誰都不能惹他啊!惹他生氣了,那不是等于找死嗎?

    “李……”她囁嚅著嘴唇喊道,卻又不知道該喊他什么?李書記?赤身裸.體地在床上,雖然沒發生那個事情,但是叫著李書記的感覺還是那么的讓人難受!可是,那該叫什么?

    她想了想,他這個樣子,就像是個山大王似的,就是那個霸道的,但是還有人性的山大王……

    “李王……”她叫道,“你生氣了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叫我什么?”他看著她,一下子就想笑了,這孩子,太可愛了!

    李王?!哈哈,這個名字好!他喜歡。還從來沒有人這么叫過他,他愿意做“李王”,但是,不是歷史上的那個“李闖王”!

    “李王……”她再次喊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小可心……”他疼愛地捧起她的臉,笑著說,“我不生氣……看著你,我就高興!你告訴我,你為什么怕我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因為你,太強大了……”她天真地看著他,鼓足了勇氣說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”他爽朗的笑聲頃刻間充滿了整個房間。

    他仰著頭,笑得那么開心,笑得那么蕩氣回腸,一雙大手緊緊地捏著她的小手,十足一個山大王的樣子。

    她的小手就像那潔白的蓮藕般,細嫩,滑膩……他揉搓著,撫摸著,然后疼愛地看著她,說:“強大不好嗎?強大的男人才能保護你,才能給你安全感,才能讓你覺得幸福!”

    她本想說,你強大和我有什么關系?你越強大,我越遭殃!你的強大就是讓我無處遁形!

    但是,她不敢,她哪敢拿這話去頂他?那不是不要命了嗎?

    她只有低下頭,默不作聲。

    她這一低眉的小可憐樣兒,又讓他內心涌起無限的憐惜之情。他就是喜歡這樣的小女人,不,小女孩!

    “抬起頭,看著我!”他帶著命令的口氣說道,然后右手的中指和食指輕輕托起了她的下巴。

    她緩緩抬起頭,卻不敢直視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丫頭,看著我,我不會吃了你的,我只會疼你,愛你,呵護你……”他笑著說,“你不是叫我李王嗎?我喜歡這個稱呼,以后,你和我在一起的時候,就叫我李王,我就是你的李王!知道嗎?李王喜歡你,喜歡你這個傻乎乎的可愛的樣子……”

    他說的是實話。

    他身邊的女人,風.的,性.感的,開.放的,傳統的……各種各樣的,應有盡有。但是,卻沒有像她這么清純可人的,看上去不食人間煙火似的。

    第一次看到她,他都不相信,官場上還有這樣的女孩子!杜秀青這是從哪兒挖來的尤.物?這么單純得與世無爭,怎么涉足了官場,做了縣委書記的秘書!太不可思議了!

    現在的秘書,都是八面玲瓏,能玩轉全世界的滑頭鬼!他身邊的那個小秘書就是這樣的!雖然年紀不大,可是城府極深,善于察言觀色,揣摩領導的心思,就像他肚子里的蛔蟲一樣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梁曉素這樣的秘書,杜秀青是否滿意,但是,從一個男人的角度來看,這樣的女孩最可愛,最能讓男人產生愛的沖.動!尤其是他這樣的老男人!

    見到她,他就想起了自己曾經的青春歲月,那個青澀的年紀,那么美好,那么純真……只是,他再也回不去那樣美麗的年紀,再也找不到那么美好的歲月!

    他也常常感嘆,上天在賦予了一個**.力權.勢和財富的同時,總是會帶走你另外的最寶貴的東西,比如年輕,比如健康,比如愛情……是的,他就是失去了這些,而現在,他恰恰最珍惜和留戀的,就是這些已經逝去的歲月……

    她終于鼓起勇氣,看著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那是一雙帶著微笑的,有些彎彎的眼睛。歲月已經在他的眼角刻下了深深的痕跡,讓他原本俊朗的面龐增添了幾分滄桑,但是,也是一種成熟的風度。看得出,他年輕的時候,一定是很英俊的男人,大眼睛,高鼻梁,寬額頭,國字臉,有型的板寸頭,都盡顯男人的英氣……

    他看著她,牽著她的手來到了地板上。

    白色的浴袍裹著她嬌小的身體,讓她看起來是那么楚楚動人……

    浴袍的前襟敞開著,讓她那兩只潔白的小.鹿呼之欲出……她本能地想抽出手,去拉緊浴袍,把前襟合攏,擋住胸前潔白的兩處玉.峰……

    “別動,就這樣陪李王跳一曲……”他緊握著她的小手,命令般地說道。

    轉過身,他打開了桌上的那個小音箱,里面立刻傳來輕柔的音樂,如水般傾瀉而出。

    他也穿著浴袍,但是,他那結實的胸膛,健碩的身體,從前襟裸.露處就能完全看出來……

    此刻,他是那么高大健碩,她是那么嬌小柔弱,兩人在這個偌大的房間里,對比是那么強烈……

    他摟著她的腰,讓她把雙手搭在自己的肩上,然后隨著音樂緩緩起步。

    她跟著他的節奏,慢慢地轉著。

    其實,這并不像跳舞,更像是……更是在房間里漫步……

    突然,他雙手一用力,從后面托起她嬌小的身體,讓她的身子幾乎懸空了起來……她不由得一下子摟緊了他的脖子,身子更緊地和他貼在了一起……

    他把她輕輕地往下放,讓她的雙腳正好踩在他的腳面上……

    她的小腳丫子細細柔柔的,踩得他的腳有些癢癢的……

    和著音樂,他緩緩挪動步子,她也跟著他挪動,這樣,他們的步調是完全一致的……

    “丫頭……”他含著她的耳垂心醉地喊著。

    他是多么渴望她啊……渴望得他的身體就像火燒般難受!他感覺自己的嘴里焦渴難耐,一種無法抑制的沖動,讓他的雙手緊緊緊緊地摟著她的身體,不自覺地抵著她的身體,伴著步子摩挲著……

    她感覺到他的身體渴望地厲害,呼吸再次急促起來……貼著他的胸膛,她能感受到他強有力的心跳……

    他略微突出的,緊貼著她的身體,還有他那個堅.挺著的武.器直硬硬地抵著她的身體,讓她不自覺地也有了本能的反應……她感覺自己的下面也已經微微濕.潤了,胸前的小.鹿也比平時更為堅.挺……呵,她自己都覺得不好意思了!明明不喜歡他,明明不能接受他,為什么還會有這樣的反應?!

    他的右手慢慢轉移到她的胸前,隔著這層浴袍,讓他**中燒……他輕輕地,試圖撥開這層衣服,讓她整個的呈現在自己面前……他相信,她一定是最美的仙子……

    “不,不能……”她本能地用手抓住了他的手,“李王……別……”

    他停止了他的動作,微笑地著看著她,繼續雙手攬著她的腰,挪動著步子,帶著她曼舞。

    “丫頭,還怕李王嗎?”他低著頭盯著她的眼睛問道。

    她眨了眨眼睛,點了點頭,又搖了搖頭,臉上已經是緋紅一片了……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李王像土匪嗎?”他笑著問道。

    她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“那你怕什么?”他繼續笑著說,“今晚,讓李王好好愛你,好嗎?從此以后,你就是李王的小女人,小可心,小閨女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驚愕了一下,身子在他的懷里停止了轉動……

    他捧著她的臉,滿臉的笑意。lai.”來””書””書”lai.

    “怎么?還是不愿意?”他盯著她的眼睛問道。

    他感覺到她身子的僵直和內心的抗拒。看來,小丫頭還是無法一下子接受他。

    她低著頭,不敢看他的眼睛,雙腳脫離了他的腳面,站在了地毯上。

    是的……她在心里說道,可是,她不敢說出口。

    “我的小丫頭啊……”他抱著她的小腦袋瓜,在她的額頭上親了一口,然后捧著她的臉說,“別怕,李王說過不會傷害你的,你要真不愿意,李王讓你走……”

    她不敢相信地看著他,眼睛里寫滿了狐疑:真的?

    “真的?”他點著頭說道,“來,穿上衣服,回你自己的房間里去吧!好好睡一覺……”

    “李王……”她迎合著他的目光,不可思議地看著他,“你,不生氣?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你看李王像生氣的樣子嗎?”他笑著說,“我說過,我不生氣就不生氣……我不想委屈我的小丫頭……去吧……”

    他邊說著,邊從椅子上給她拿過衣服:的黑色文.胸,小小的黑色的內.褲……看著她的這些衣服,再看著她那玲瓏有致的身材,他心里欲.火升騰,但是,他強壓著自己的,不能,不能傷害這個小丫頭,他心里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幫你穿上吧,小丫頭……”他伸出手去,想親自為她穿上……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用……”她本能地護著自己的身體,拿起衣服,就鉆進了衛生間。

    他本能地深吸一口氣,盡管身下的武器已經堅.挺了很久,但是,他還是活生生把內心的欲.望給強壓了下去……

    不一會兒,她穿著那條淡綠色的長裙出現在他的眼前……

    真是個漂亮的小丫頭,不施粉黛,卻是明眸皓齒……他心里感嘆道!多么讓人羨慕的年紀啊!充滿了青春和活力,充滿了朝氣,看著她,他真的就像看到了自己的小女兒一樣……

    “去吧,回去睡覺……”他抱著她的雙肩,疼愛地說道。

    “李王……對不起……”她低著頭,弱弱地說道,又不敢看他的眼睛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傻丫頭,沒有對不起……去睡吧……”他笑著說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她點點頭,開始挪動腳步往外走。

    他看著她離開,心里多少還是有些惆悵!

    第一次,第一次想要一個女孩兒而沒有成功!這是他為官之后,想要女人最強烈卻沒有得逞的唯一一次!是的,心里有沮喪!從一個老男人的角度來說,這是失敗的!但是,他卻并不生氣!連他自己都覺得奇怪了!他并不生這個小丫頭的氣!相反,內心對她還有了更多的疼愛和憐惜……

    他自己都不相信,難道他這個老男人真的對這個小丫頭動了真情?如果不是愛,他怎能容忍一個小丫頭對他的拒絕!這是不可能的啊……

    他緩緩地跟著她的步子往外走。

    到了門口,她停下了腳步,轉過頭,看了他一眼,那眼神里說不出的感覺,有愧疚,有不安,似乎也有一絲留戀……

    “去吧,回去睡……”他微笑著說,卻難掩心里的惆悵和落寞。

    她猶豫了片刻,轉過身,快步走了過來,然后抱著他,在他臉上親了一口:“李王,晚安……”

    他也順勢抱著她,感覺到她的吻落在自己的臉上時,居然有那么一股幸福的感覺從心頭涌起……太神奇了!

    老男人很久很久沒有這種感覺了……他心顫抖了一下,為她的這個主動之吻……

    “讓我親親,親你一下……”他捧起她的臉說。

    她點了點頭……

    他慢慢靠近她的唇,居然有些心跳加快了……就在他含著她的小嘴的那一刻,他感覺到了,她不再緊閉著嘴,而是柔和地,輕松地迎合了他的吻……

    前幾次他拼命要探進她的口中,她都是緊閉著的,這回,她終于松開了這道防線,迎合了他的吻,他的舌毫不猶豫就探入了她的口中……

    他感覺到她的津.液是那么甜潤,少有的甜潤,他開始貪婪地吮.吸起來……

    她閉著眼睛,迎合著他的吻,也很快被他的舌攪動得神魂顫動著……他的舌是那么柔軟,在她嘴里打著滾兒地游曳著……然后,他含著她的舌,盡情地吮.吸了起來……

    他的手開始不自主地在她身體上游走,剛觸碰到她那隆起的胸部,她本能地抗拒了:“不,李王……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她迅速地從他懷里逃離了出來……然后后退了幾步……捂著胸口,低著頭,喘息著,不敢看他……

    “好了,別怕,傻丫頭,去睡吧,去吧,我看著你出去……”他即刻笑著說,心里卻也像揣著小鹿似的,砰砰砰亂跳!

    她拉開門,一轉身,逃離了他的房間。

    回到自己的房間里,她的心都還在咚咚直跳!

    她都弄不清楚自己這是怎么了?明明是無法接受他,卻在最后離開的時候和他熱吻到了一起……這是為什么?難道……?

    這一夜,梁曉素失眠了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八點,叫早的電話就把梁曉素從模模糊糊中叫醒了。

    梳洗好來到餐廳,她看見李成鑫已經坐在餐廳里吃早餐了。

    “李……書記……早!”她走到他跟前,笑著問好道。

    “曉素啊,早!來,吃早餐,坐這兒……”李成鑫看著她,笑瞇瞇地說道。

    從他臉上,似乎看不出任何的不愉快!梁曉素揪緊的心終于放松了!

    吃過早餐,梁曉素照舊陪著他下鄉去調研。整個過程,李成鑫走村串戶,訪問農村的低保對象,非常的親民,非常的敬業。

    梁曉素在他身邊,給他拿包,同時還負責記錄。

    下午,李成鑫結束了在余河調研工作,返回省城。

    臨上車前,李成鑫握了我梁曉素的手,笑著說:“辛苦曉素了,這兩天陪著我下鄉,回去好好休息……”

    不知道為什么,看著他的車子離去,梁曉素感覺自己的鼻翼有些發酸……

    只是,梁曉素沒有想到,縣委書記杜秀青對她的這次安排,會徹底改變她的命運,并且一把把她推入官場的快車道。

    作為女縣委書記杜秀青的女秘書,梁曉素的世界還是相對單純的。

    只要負責好杜秀青的日常工作安排,有時候為她寫寫材料,寫寫發言稿,但是,更多的時候,這種事情,有縣委辦的人來具體負責,她寫稿子寫材料的時候并不多,所以,她其實更多的是擔任生活秘書的角色。

    這天上班后,杜秀青把梁曉素叫道跟前,看著她說:“曉素,這兩天交給你一個任務,務必要圓滿完成!”

    “是,我一定好好完成!”梁曉素說道。

    至于是什么任務,她都不需要具體問清楚,只要等著杜秀青的指示。

    “省委副書記李成鑫要到余河來考察上訪事情的落實情況,正好他的秘書有事不能隨行,你作為地接,全程負責李書記這幾天在余河的生活起居和日常事務。”杜秀青看著梁曉素說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好的,我明白……”梁曉素心里立馬有點懼怕,但是,她還是硬著頭皮答應了。

    負責省委副書記李成鑫的生活起居和日常事務……這個事情貌似很不好做!

    李成鑫上次陪同中央首長到余河來召開全國血防工作會議,梁曉素見過,長得高大,威猛,五十出頭,看起來很嚴肅,很有領導的派頭,這樣的人,是不是太難接近了?!

    都說伴官如伴虎,這伺候人的事情可不好干,干得好沒有人表揚你,干不好那可就惹大麻煩了,何況還是省級高官……

    唉,怎么弄這么個差事呢?梁曉素心里嘀咕著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杜秀青看她低著頭,笑著問道。

    “沒,沒什么……”梁曉素囁嚅著,臉上卻露出一些不自然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曉素,李書記是個很和藹很慈祥的人,很隨意,很會為下屬著想,你放寬心,大方地去接待他,他一定會很滿意的……”杜秀青看著她說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知道了……”梁曉素點著頭說,心里還是有些緊張。

    這樣的事情她可是從來都沒有做過,伺候人她也只會伺候女人,伺候男人的事情可是從來沒有干過。

    看著梁曉素這副弱弱的模樣,杜秀青心里卻是一陣歡喜。

    梁曉素長得清純靚麗,嬌嬌小小的,很惹人憐愛,尤其是那雙彎彎的眼睛,很有神韻,笑起來就像會說話似的,特別招人喜歡。

    梁曉素大學畢業后分配到團縣委,從那個時候就認識了在團縣委任書記的杜秀青,一年后杜秀青到平安鎮擔任書記,也帶著她到平安鎮去掛了個宣傳員,副科級,算是到基層去鍛煉了一下。

    去年杜秀青從縣委副書記晉升為縣委書記后,直接把她從平安鎮調進了縣委辦,擔任杜秀青的專職秘書。

    只是,這么幾年下來,也沒見梁曉素找男朋友,談婚論嫁。

    杜秀青曾經問過她,她只說沒有碰到合適的,個中緣由,只有她自己清楚吧。

    不過,像梁曉素這樣清純靚麗的女孩,恰恰是很多“老男人”鐘情的對象。

    尤其是有權有錢有勢的老男人,就更喜歡梁曉素這號的,據說他們能從這樣的女孩身上找回當年的青春,激起老男人心中的第二春,從而煥發生命的活力。

    讓梁曉素去接待李成鑫,是因為上次李成鑫到余河來召開全國血防工作會議時說的那句話。

    那一次梁曉素在接待的過程中,和李成鑫有過幾次短暫的接觸,事后,李成鑫當著杜秀青的面夸獎梁曉素道:曉素姑娘不錯!

    呵呵,一句話,聽得杜秀青心里沉甸甸的。

    這回李成鑫再來,卻不帶秘書,點名要杜秀青給他配一個人來負責在余河的工作,杜秀青一下子就明白了,只有梁曉素合適,也只能是梁曉素合適!

    李成鑫回省城了,梁曉素的生活似乎一下子又回到了從前。

    跟著杜秀青,如影隨形的,重復著以前的工作。

    只是杜秀青對梁曉素的感覺卻完全變了。

    李成鑫最后走的時候,握著梁曉素的手,那一瞬間的眼神,深深地印刻在杜秀青的腦海里。

    李成鑫看著梁曉素的眼神,是那么慈愛,那么溫情,似乎還有那么一絲不舍,他臉上掛著笑,但是眼里卻有些亮晶晶的東西在閃爍。

    整個過程,梁曉素低著頭,幾乎都不敢看李成鑫的眼睛,那么羞澀,不安,還有那么一點依戀,她雖然沒有和他四目相對,但是看得出來,她心里是五味雜陳的。

    那一晚,發生了什么,杜秀青用腳趾頭想,都可以想象得到。

    但是,她完全沒有想到,李成鑫分別的時候會對梁曉素是這種感覺,難道他真的是喜歡上了這個小姑娘?

    呵呵,如果真是這樣的話,梁曉素的未來就定然是充滿了希望的!

    看著梁曉素,杜秀青心里也很是感慨。

    她無意把梁曉素推上這條路,但是,命運卻給了梁曉素這樣的機遇,讓李成鑫看上了這個涉世不深的小丫頭。

    這是幸運還是不幸?!杜秀青無從回答。

    但是,她回憶自己當初被胡春平送進黃鐘明房間里的那一刻,內心的那份痛苦和糾結,至今都是歷歷在目的!

    她當時已經是別人的妻子,而且已然為人母,她心里很清楚,走進那兒,就是一種赤.裸.裸.的交易,那個高大霸道的男人,能給予她的,就是權力帶來的附加值,她用她的身體,換取了仕途上的升遷,除此之外,她別想其他,也不能奢望其他……

    那么梁曉素呢?她的這一夜,會給她的人生帶來怎樣的改變?她無從知道,梁曉素自然也無從知道。

    只是梁曉素還是個待嫁的姑娘,心態和當初的杜秀青應該是完全不同的。

    但是,杜秀青相信,這一夜之后,梁曉素心里定然是有期待的,至于是什么樣的期待,杜秀青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晚上,梁曉素從外面買來了套餐,和杜秀青在辦公室里吃。

    簡單的晚餐,她們都是這樣解決。晚上縣委食堂不做飯,因為絕大部分人員都回家吃飯,而杜秀青卻是經常留在辦公室里的,梁曉素就定點到老吳飯莊里定了套餐,保證杜秀青能吃到一點可口的飯菜。

    兩人坐在沙發上,邊看電視邊吃飯。

    正好是江南衛視播放江南新聞的時間。

    一般省臺的新聞都在新聞聯播之前,而這兩個新聞節目,像杜秀青這樣的官員,那是一定要看的,除非有重要事情,否則絕對不會錯過。

    因為這往往是政治的晴雨表,是人事動向的風向標。從新聞里能看出很多很多微妙的東西。

    據說華西村的老書記吳仁寶是幾十年如一日,堅持看新聞聯播,從新聞聯播里讀懂政治,更讀懂商機,由此來決定華西村的每一步大決策。

    而吳仁寶因為善于從新聞聯播里讀懂政治,他的每一次決策都和中央的政策相吻合,由此獲得了發展的先機,成就了華西村神話般的發展王國。

    新聞的頭條是省委吳書記的,大概幾分鐘過后,李成鑫的畫面出現在電視上,而旁邊正好站著的就是杜秀青,還有縣長蔣三發,再就是梁曉素。

    李成鑫正在走訪特困戶的畫面,記者抓拍的角度很好,李成鑫的樣子非常和藹,非常慈祥,眉目之間都含著笑意,和特困戶在親切交談。梁曉素在旁邊低著頭記錄著。

    鏡頭很快就鎖定在李成鑫一個人身上,進行特寫了。

    電視里的畫外音:省委副書記李成鑫近日到信江市余河縣進行調研,了解特困戶的生產生活情況……

    看到這里,杜秀青特意轉過頭,看了看坐著旁邊的梁曉素,杜秀青發現,梁曉素的臉居然紅了!

    那一抹少女的嬌羞,透過那絲紅暈不自主地流露了出來……

    梁曉素也在緊盯著電視畫面,目不轉睛地看著。

    看到李成鑫那高大的身影出現在電視里,她的心居然瞬間開始砰砰直跳!這種感覺很久很久都沒有了!太奇怪了!按理他走了,就和她沒有任何關系了,怎么看到他的畫面,她卻會有“砰然心動”的感覺?!

    而且,她和他之間什么也沒有啊,什么也沒有發生!

    可是,此刻面對電視上的這個老男人,她的心里和以前的感覺卻真實是截然不同的。

    以前在電視上看到他,她沒有任何的反應,和看到其他的官員是一樣的。

    他就是一個官員,一位省級高官,一個政.治符號而已,和她這個小小的秘書,是決然不同的兩個世界里的人。

    但是,她沒有想到,經過了那一夜之后,她看到他的感覺卻不知不覺中發生了那么大的變化,連她自己都想不到,自己的心什么時候被他牽走了?!

    電視里的那個男人,還是那么高大,那么慈祥,那么和藹,那么敬業,那么親民……和往日的電視形象無異,可是,在梁曉素的心里,他已經不僅僅是這樣的一個領導了!

    那一夜,他是那么溫.存,那么善解人意,那么憐香惜玉……他沒有霸王她,沒有強行占有她,沒有用他的權力和來征服她……

    是的,他保全了她的尊嚴,保全了她的完整……

    她很清楚,如果他要強.占她,憑他的體力,她是絲毫沒有還手之力的,只有束手待斃……成為他身下的殘.花敗.蕾……

    可是,他沒有,而是微笑著看著她離開,讓她安全地走出了那個房間……

    現在,看著電視里的他,她無法說清楚心里的感覺,有那么一絲感動,更有那么一絲感激,甚至還有那么一絲留戀……

    呵……無法言說的感覺……

    總之,這個男人,在她心里的形象變得更加立體了,不再是一個簡單的政.治形象。

    他不僅僅是個官人,政.客,不僅僅嚴肅,親民,他還是個懂得疼惜人的男人,是個有人性的官員……

    是的,應該說是有人性……

    梁曉素心里想。

    有幾個男人,能夠做到面對“獵物”而罷手?有幾個擁有權力的男人,能夠容忍女人的拒絕?!尤其是他想要的女人,如此的拒絕他!都說人到了一定的職位,擁有了至.高的權.力之后,心態多少回變得有些不同尋常……

    可是,她看到的他,卻是有人性的,卻是絲毫沒有變態的……

    只是,這樣想著的時候,她的臉不知不覺紅了,她并不知道自己這微妙的表情變化會把自己的內心世界展露無遺,會出賣了她內心的秘密……

    “曉素……”杜秀青在她耳邊叫了一聲。

    她居然沒有聽到,沒有任何的反應。

    “曉素……”杜秀青又喊了了一聲,這回加重了語氣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梁曉素恍然大悟似的,從自己的思緒中回到了眼前,然后木木地看著眼前的杜秀青。

    “李書記對你的評價不錯……”杜秀青看著她說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梁曉素微微一笑,算是回答。

    其實,她是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杜秀青的話。

    “李書記多次跟我說曉素不錯,對你這次的工作也很滿意……”杜秀青繼續說道,“李書記是江南省的少壯派,剛好五十出頭,在省級干部里面,也算是年輕的,明年兩會之后,中央人事調整,江南省也會有大調整,吳書記在江南省已經八年了……”

    杜秀青后面的話,似乎是自言自語,但是,梁曉素卻句句都聽得很清楚……

    如果,如果他能……那么,和她有什么關系呢?

    是啊,沒有任何的關系!梁曉素心里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和他之間本來就沒有發生任何關系,就算是發生了,又能怎么樣?都說男人拔.卵無.情,對于這樣的高官,你如此弱小的一個小蝦米,還想利用身體上.位?!呵呵,那無異于癡人說夢!

    更何況,她和他之間什么都沒有發生,就更談不上其他的了!

    所以,他的未來怎么樣,那都是別人的故事,與她沒有任何的關系!

    想明白了這一點后,梁曉素的心里居然很快就淡然了。

    “曉素,好好干,有機會的話,我會推薦你的……”杜秀青看著梁曉素說。

    “謝謝杜書記,我會盡力的……”梁曉素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好,盡力而為,謀事在人成事在天,有時候啊,機遇來了,擋都擋不住……”杜秀青笑著說。

    梁曉素不太理解地看著杜秀青,一臉的狐疑。

    “以后你會明白的……”杜秀青再次說道,“當然,這里面的分寸要把握好!”

    分寸?什么分寸?梁曉素似乎更聽不懂了。

    周末,梁曉素回到家里,為了工作,她已經兩個周末沒有回家陪父母了。

    梁曉素的父母都是普通公務人員。

    她的媽媽是信江市火車站的工作人員,平時的工作就是檢驗火車,查看到站的火車有沒有故障。

    小時候梁曉素經常跟著媽媽到車站里去,有時候就在旁邊看著媽媽工作。

    那時候看到媽媽工作的樣子,她覺得媽媽很偉大,很了不起,能檢修火車這個龐然大物,這是多大的本事啊!

    可是,慢慢長大了之后,她才覺得,這份工作和嬌嬌弱弱的媽媽很不相稱。

    梁曉素長得很像媽媽。

    媽媽年輕的時候,一定是個很惹人憐愛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現在年近五十了,依然很顯年輕,皮膚不怎么保養,也是那么白嫩。只是眼角的那些皺紋,才看得出歲月對她的侵蝕。

    如果媽媽是車站的播音員,那該多好啊!有一天梁曉素腦海里突然冒出這樣的想法。

    聽著車站里廣播員的聲音,她覺得那應該是媽媽的聲音,那里面應該坐著像媽媽這樣的美麗小巧的女人才合適。

    可是,有一次她無意中看到了那個播音員,她大吃一驚,原來那個播音員也長得很漂亮,身材比媽媽好多了!

    而且更讓梁曉素羨慕的是,那個播音員穿著那身工作服依然是那么有女人味,曲線有致,走路的樣子都是昂首挺胸的,非常有吸引力!

    而不像她的媽媽,工作的時候穿著那么寬大的,沾滿了油污的工作服,還帶著一雙白色的大手套,每天要像個男人那樣去查驗火車……

    梁曉素至今沒有弄明白,媽媽當年怎么選了這么個不合適的工作?

    梁曉素的爸爸是信江市自來水公司的一名普通職員。

    爸爸老實勤懇,與世無爭,干了一輩子,連個最低的級別都沒有混上。

    最早是在公司里抄水表,每天到各個小區去抄水表,騎著一輛最古老的自行車,穿街過巷。

    后來年紀大了,眼神不好了,就被召回到公司,放在辦公室里打打雜養老,算是照顧他了。

    這樣的家庭,普通而又平凡,但是,卻是一份穩定的踏實的生活。

    梁曉素大學畢業了,雖然考進了公務員隊伍,但是,她這樣的家庭,沒有任何的背景,要想在官場上混出什么名堂來,是很難的。換句話說,幾乎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如今在公務員隊伍里,兩種人最吃香,一種就是官二代,含著金鑰匙出身的,腳踩著風火輪進入政界的,那上升的速度,猶如坐火箭,讓人嘆為觀止!

    還有一種人,那就是富二代,家族里擁有金錢和勢力,投身到公務員隊伍,為的是混個官職,能夠更好地為家族服務。這種人,也是一樣平步青云,勢不可擋。

    像梁曉素這樣,既不是官二代,也不是富二代的,而是屬于貧二代的,這輩子或許就永遠只能做個普通公務人員。

    剛進入公務員隊伍的梁曉素就是這樣想的,對官路,她沒有任何的奢望,要的只是這份穩定的工作,繼而選擇一種穩定的生活。

    重復她爸爸媽媽的平凡而又簡單的生活。

    只是,她沒有想到自己會遇到杜秀青,這位平民出身的女縣委書記,后來還成為了杜秀青的秘書。

    這或許是她人生的第一個轉折點。

    走進家門,媽媽笑著迎了上來,說:“閨女回來啦,你爸爸在廚房給你包包子,一會兒就可以吃了!”

    梁曉素從小就喜歡吃小籠包,而她爸爸為了她能吃到最好吃的小籠包,楞是在外面學到了做小籠包的技術,經過改良,爸爸包的小籠包比外面賣的還好吃。

    “嗯,我就知道回家有好吃的!”梁曉素笑著來到了廚房。

    “爸爸……好香啊!”梁曉素看著爸爸系著圍裙忙碌著,心里好一陣感動。

    “嗯,丫頭回來了,好好,馬上就可以吃了!”爸爸轉過頭,看到她立馬眉開眼笑,一臉的滿足。

    “曉素啊,來來來,先喝點水……”媽媽在客廳里招呼她。

    梁曉素像風一樣跑著來到了客廳里,媽媽已經給她倒好了水。

    在家里,梁曉素才能還原一個女孩子的本真,可以天真,可以撒嬌,可以跑來跑去……

    “曉素啊,媽媽昨天晚上在新聞里看到你了……”媽媽看著曉素高興地說道,“你和省委副書記在一起……”

    梁曉素吃驚地看著媽媽,她從來不關心新聞的,怎么昨天突然間看到了她呢?

    “呵呵,是的,李書記下來調研,沒有帶秘書,我臨時抽調過去負責他的日常工作……”梁曉素邊喝水邊說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媽媽若有所思地點點頭,想了想,又說,“大人物不好伺候吧?”

    “不會,挺好的,他很隨和,很慈祥,是個很不錯的人……”梁曉素由衷地說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這樣的官員很難得……”媽媽感慨道,“我們是普通人家,媽媽不指望你能飛黃騰達,只要你能平安幸福就好!”

    “媽,這就是工作,李書記說我做得不錯……”梁曉素笑著說,“你想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曉素啊,聽媽一句話,該解決個人問題了,你也不小了,找個合適的小伙子……”媽媽看著她說,“你看看你的同學,一個個都結婚了,沒結婚的,也已經名花有主了。男大當婚,女大當嫁,這是每個人都要經歷的……而且,這女人結婚就像是莊稼逢春一樣,一定要在春天里開花,秋天才能結果,孩子,人生的季節也要抓住,千萬別錯過了……”

    唉,又來了!梁曉素在心里感嘆道。

    每次回家,媽媽都要嘮叨這樣的話,總是催著她早點找男朋友,早點結婚。

    甚至有幾次,還安排她去相親,逼著她去和陌生的男人見面。

    梁曉素最怕的就是這個。

    “好了,吃包子吃包子,美味的灌湯小籠包來啦……”爸爸笑呵呵地從廚房里出來了,手里端著一籠剛蒸熟的包子。

    “聞著就想流口水了……”梁曉素笑著說,立馬從爸爸手上接過蒸籠放到了餐桌上,打開蒸籠,一股熱騰騰的蒸汽和著包子的香味兒飄了出來。

    梁曉素拿起筷子夾了一個放進嘴里,咬了一口,滿嘴的汁水溢出,真是美味無比!

    “愛心牌小籠包,吃一回就忘不了……”梁曉素笑著邊吃邊說,“爸爸,你可以開個包子鋪,就叫一號愛心包子鋪,保準全城第一家!”

    “哈哈,那好,等我退休后,我就改行賣包子去!”爸爸也笑著說,“現在暫時我還只能為我家的小丫頭服務……”

    爸爸說完,又鉆進廚房,繼續去做菜。

    每次梁曉素回來,爸爸都要做一頓大餐給她吃,包子只是飯前的點心,接下來的才是正餐。

    每次看到爸爸忙碌的背影,梁曉素都會感嘆,爸爸除了事業上沒有什么成就外,其他方面,真的是最好的男人:顧家,愛老婆,疼孩子,這一輩子,他都把媽媽當個寶似的疼愛著,在家里,梁曉素很少看到媽媽下廚,似乎買菜做飯這樣的雜活兒,都是爸爸的專利,媽媽從來不心。

    梁曉素記得,爸爸要是有事出門,如果有幾天的時間,那一定會做好幾天的菜放到冰箱里,讓媽媽每天熱著吃。

    總之,媽媽是從來不買菜做飯的。

    梁曉素以前一直就想找一個像爸爸這樣的好男人。雖然沒事業,但是顧家,能照顧好這個家,她覺得,對于一個女人來說,這才是真正的幸福,平凡踏實的幸福。

    可是,命運卻似乎要和她開玩笑似的,在她以為自己找到了這樣的幸福時,上天卻無情地從她手里奪走了這份幸福!

    吃過晚飯,梁曉素陪著父母喝了一會兒茶,就回到自己的房間里。

    拉開中間的那個抽屜,那張帥氣的燦爛的笑臉出現在眼前……雖然過去兩年了,可是,他的音容笑貌,他的一言一行,他每次呼喚她的名字,都是那么清晰地出現在眼前,回響在耳邊。

    是啊,他似乎從未從她的世界離開,從來沒有……

    她的手撫摸著照片上的他,淚水開始模糊了雙眼……

    “王成……你在那邊還好嗎?”

    她的心隨著記憶飛回到了大學的校園里……

    江南大學的櫻花園里,是梁曉素最愛去的一個地方。

    這兒,每年春季開學后,是最美麗的地方,也是最浪漫的地方。

    梁曉素就是在這兒邂逅了她的愛情,遇到了她心中的“王子”。

    大二那年,在那個春雨霏霏的季節,一個櫻花怒放的日子,梁曉素在櫻花園流連忘返。

    偶爾有一對情侶在雨中漫步,撐著傘,走在鋪滿櫻花的小徑上,這份美麗和浪漫,真正是讓人陶醉的。

    梁曉素孤單一人,手里拿著傘,卻并沒有撐開。

    她喜歡被這細細的雨絲打濕頭發的感覺,朦朧中的濕潤,似乎空氣中都帶著甜味兒,很愜意。

    當然,這樣的時候,她同樣也渴望有個人陪伴在自己的身邊。只是,在大學校園里,花兒眾多的地方,梁曉素并不是很出眾的那一個,加上她是那么默默無聞,自然不會是招蜂引蝶般的人物。

    在許多人都成雙入對的時候,她依然是享受著一個人的孤獨。

    有些想入非非,沒有留心腳下,沒想到下雨路滑,她一個不小心,腳底一滑,把腳給扭傷了!

    梁曉素看看周圍,居然沒有發現人影,她只好忍著疼痛一瘸一拐地往回走,卻不曾想越走越疼!這腳似乎強行跟她作對,走到后面幾步簡直是無力抬起來了……

    她疼得齜牙咧嘴的,正期望有同學路過能來幫她一把,正好迎面走來一個男同學,看那樣子,應該也是本校的。

    看到她這么痛苦的表情,他忍不住在她身邊停下來,問道:“你怎么了?需要幫忙嗎?”

    梁曉素抬頭一看,心里立刻驚喜不已:好高大英俊的男孩!他那有棱有角的臉龐,和香港明星郭富城很像,尤其是那雙眼睛,看著她的時候,都像在傳遞著電波似的……

    不知道為什么,那一刻,她的心驟然間狂跳了起來。

    她抿著嘴,點了點頭,卻并沒有言語。

    看到她點頭,他在她身邊緩緩蹲了下來,然后看著她說:“是不是腳扭了?我背你回去吧,你是哪個系的?”

    一聽說要背她,她立馬慌了,這怎么行呢?一個完全陌生的男生,背著自己……不,不行!絕對不行的!

    梁曉素擺了擺手,不好意思地說道:“不,不用,謝謝你……”

    男生站了起來,看著她笑了笑,說:“那好吧,你就坐在這兒等著,等你的腳自然好了再走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聽他這么一說,她心里又有些慍怒了!等腳自然好,那得到什么時候?這不是存心讓她難受么?

    “這是我的學生證……”過了一會兒,他居然掏出學生證放在她手里,說,“為了證明我不是老虎,你先收著,我背你回去后,你再還給我,這樣行了吧?!”

    她拿著他的學生證,仔細看了看:王成,零零屆橋梁建筑專業的。

    拿著他的學生證,梁曉素笑了笑,說:“謝謝,我不是懷疑你,只是覺得讓你背著不太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,這年頭,想做點好事咋都這么難呢?!”王成笑著說,“那我扶著你走吧!不過看你這樣,扶著走也是難受……還是我背著你吧,你就當我是一塊板子就好了!”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梁曉素忍不住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趴在他的背上,梁曉素還真是覺得很溫暖。

    梁曉素很受,雖然也有接近一米六的個頭,但是看上去很小巧,背起來就更不費力了。

    王成小心翼翼地慢慢地把她背到了宿舍樓下,還堅持要把她背上去,梁曉素堅決沒同意。雖然宿舍里經常上演這樣的浪漫大劇,但是,梁曉素還是第一次認識王成,不能冒昧讓他進入自己的宿舍。

    “謝謝你,讓你受累了……”梁曉素扶著墻壁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送你上去吧,不然你這腳……”王成不放心地說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讓同學下來扶我……”梁曉素笑著說,“你回去吧,謝謝啦……”

    王成站在那兒,并沒有走,而是看著梁曉素被同室的舍友扶走了才一步三回頭地離開了。

    “曉素,你很會做保密工作啊!”扶著她往樓上去的馬莉莉笑著說,“情況不錯,又高又帥,是不是富二代啊!要是富二代的話,那就齊了!高富帥,搶手貨哦!”

    “胡說什么啊,剛認識的!他看我扭了腳,送我回來的!”梁曉素笑著說。

    “裝,接著裝!剛扭了腳就認識了這么一個帥哥,你還真有桃花運!”馬莉莉笑著說,“怎么不讓我也去扭一回腳呢?!”

    “你就知道幸災樂禍!我腳都疼死了,你還在這兒說風涼話!”梁曉素假裝責備道,心里卻真是美滋滋的了。

    王成……看著他離去的背影,她在心里默念著這個名字。

    那時候的大學生,不像現在這樣,個個都有手機,那時候的梁曉素,也沒有手機。

    她本以為,她和王成之間,也就是這么一面之緣,如果王成不主動來找她,她是斷然不會主動去找王成的。

    可是,事情就總是那么巧,巧到梁曉素都覺得是天意。

    梁曉素有個最大的愛好,就是周末去泡圖書館。

    沉浸在書海中,梁曉素感覺自己的世界就是最廣闊的,也是最豐富的。

    這個周末,梁曉素照例帶著水,拿著筆記本,早早就到了圖書館。

    捧著那本厚厚的《百年孤獨》,她的世界完全和主人翁何塞-阿爾卡蒂奧-布恩迪亞連接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正當她看得極其投入,全然忘記了自己周圍的一切時,一個聲音在她耳邊響起:

    “請問……你的腳好了嗎?”

    在這個寂靜的圖書館里,這個聲音就像是天外飄來的那般,像幽靈一樣從天而降!

    梁曉素不禁嚇了一跳!因為她正看到書中極其詭異和恐怖的一個畫面:書中的主人翁何塞-阿爾卡蒂奧-布恩迪亞殺死了鄰居普魯鄧希奧-阿基拉爾。從此,死者的鬼魂經常出現在他眼前,鬼魂那痛苦而凄涼的眼神,使他日夜不得安寧……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梁曉素抬起頭驚恐地叫了一聲。

    這一聲尖叫,招來了圖書管理員和其他人驚異的目光!

    大家都不可思議地像看怪物似的看著角落里這位文靜的女生,不知道她為何會發出如此的尖叫……

    梁曉素立馬捂住嘴巴,然后驚恐地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人:王成!

    “你……怎么啦?”他驚愕地問道。

    “沒,沒什么……”梁曉素很不自然地解釋道,“你突然從天而降,嚇了我一大跳!”

    “呵呵,那對不起了,不好意思,我進來就看到你,想問問你的腳怎么樣了?好了吧?”他再次關切地問道。

    “謝謝,已經好了……”梁曉素說道,“那天多虧你的幫助……”

    “舉手之勞,何必言謝!”王成笑著說,“只是,你欠我一樣東西!”

    “欠你東西?”梁曉素不解地問道,“什么東西?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你自己想想……”王成在她面前坐了下來,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梁曉素使勁開動腦筋想了很久,就是想不起來,好像不欠他什么東西啊?自己壓根兒就沒借他的東西。

    “沒欠你什么……“梁曉素看著王成說。

    “欠了,很重要的一件東西!”王成很肯定地說道。

    梁曉素就更不解了!根本就沒有啊,他這是敲詐吧!

    “你忘記了,你看了我的學生證,我還沒看你的呢?”王成笑著說,“這不是欠我的嗎?”

    呵……好家伙!梁曉素從心里笑了出來,要打聽戶口直說啊,還說得這么含蓄……

    “呵呵,你沒說要看啊……”梁曉素笑著說,“我是01級中文系的梁曉素,認識你很高興!”

    “梁曉素……嗯,記得看過你在校報上的文章,原來我遇到了一個才女,真是榮幸之至!”王成笑著說,“很高興你的腳扭得很是時候……”

    梁曉素看著王成,沒想到他還這么滑舌,難道帥哥都是這么搭訕美女的么?!

    內容簡介:她是女縣委書記的女秘書,職位搭配本沒有任何懸念。

    可是,接待省府重要官員的那一夜之后,她的命運發生了巨大的改變……

    對官路本沒有過多奢求的她,開始被推向了官場的快車道,從此步入了官路的“高鐵”時代,披荊斬棘,一路疾駛……只是,她沒有想到,在她身居高位,關閉了愛的閘門的時候,上天卻意外讓他來到了她的身邊,讓她塵封的感情世界從此激起波瀾……且看官場也有真愛情!

    閱讀方法:直接搜索《女秘書宦海沉浮:上位》,或記下書號:234819,然后任意打開一本書的連接,把地址中的數字替換成234819,按回車鍵即可。 ( 女縣委書記香艷官路:權色漩渦 http://www.fxsyrd.live/2/2991/ 移動版閱讀m.qishu777.com )
(快捷鍵:←) [上一章] [本書目錄] [下一章] (快捷鍵:→) 返回奇書網首頁